他此时心说吕威璜啊吕威璜你个叛徒如今还敢回

作者: admin 分类: 彩八仙人工计划官网 发布时间: 2019-01-28 16:33
不说马超他在那儿是胡思乱想。就说他的这一干属下,也真是,让自己主公给说教了一顿之后,是都不得不改变呐。都知道,印象中。自己主公可从来是没这样儿过吧,看来这次晋阳的事儿。自己等人的表现。也真是让自己主公太失望了。
 
    没办法,如今能做的,还是尽快拿下晋阳城为妙,其他的其实都小事儿了。至少只要拿下晋阳,那么其他什么事儿都没有。反之,拿不下。那什么都是事儿了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此时,就听吕威璜开口说道:“将军,在下有个想法,可破晋阳!”
 
    众人闻言。眼睛一下都是放出了绿光,真是比狼还狼啊!狼算个什么,人不比狼厉害?
 
    马超听后,他也是眼前一亮,于是便赶紧问道:“吕将军有何话说?”
 
    “回将军,是这样儿的,如今我军……”
 
    众人听了吕威璜这么一说,还别说,感觉他说得真是有门儿,要真能如此的话……
 
    众人仿佛此时已经看到了晋阳城被己方攻迫,然后高干授首的那一日。是啊,也许真是为时不远了。当然了,前提那还得是,吕威璜所说得都能实现,要不谁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了。
 
    马超他倒是想得比较多,而郭嘉其实也是,这个时候两人则是彼此对视了一眼,都感觉出了对方的意思。
 
    而此时马超则对其他人说道:“吕将军、奉孝还有子龙三人留下,其他人都先回去歇息去吧!”
 
    其他人闻言,是赶紧向自己主公告退。其实他们也都明白,不是自己主公不相信自己等人,而是自己等人就算是都留下,那也是起不到什么大作用的。只有像郭嘉那样儿的谋士,还有赵子龙那样儿的帅才才有用。
 
    可不是吗,你看看,就崔安、马岱、魏平还有张绣他们几个,这几个能帮到什么忙?不是马超小看他们,对他来说,找人商量事儿,这几个人加在一起,那也还是比不上郭嘉和赵云两个人的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这时候,大多数的人都撤退了,而此时大帐中就剩下马超还有郭嘉、赵云和吕威璜四个人。
 
    而马超让吕威璜把他所想得是详细地又说了一遍,而吕威璜也不敢隐瞒,是把自己所想得都说了出来。毕竟要想去实施这个,还得是马超同意了才行,要不根本就没有用啊。
 
    马超、郭嘉还有赵云,几人都是非常认真地听着。说实话,吕威璜所说得还真确实是值得一试,但是这个自然也是有很大风险的,尤其是这样儿的计策,能没有吗。
 
    但是对马超来说,其实就是“风险与机遇并存”,做事儿的风险越大,那么也可以说这事儿成功了的话,自己所能得到的好处也就越多,不就是如此吗。可同样儿的,这事儿要是败露了的话,可能己方所损失得也会更多,基本都是这样儿,差不多。
 
    而听吕威璜讲完,马超这次倒是先问了赵云:“子龙,你先说说你的看法!”
 
    马超心说,也别总让郭嘉那小子先说,他是都已经习惯了。不过今儿就让赵云先说说他的看法吧,然后再让郭嘉那小子补充。
 
    赵云闻言说道:“诺!”
 
    “云以为,此是可为!”
 
    马超眼眉一挑,“子龙何以见得?”
 
    “云认为,此事关键就是晋阳城的高干,所以这个,只要高干那儿没有问题,那么一切自然可行!”
 
    马超闻言点头,就是如此。随即便问向了郭嘉,“奉孝觉得如何?”
 
    郭嘉自然是不会反对,“不错,嘉亦是赞同子龙将军所说,此事可为!”
 
    马超他当然也是如此想法,所以便对吕威璜说道:“那么此事就麻烦吕将军了,明日吧,一切可就看吕将军的了!”
 
    吕威璜是赶紧表了决心,“诺!此时交给在下,将军放心便是。在下定当对此是尽心尽力!”
 
    “好,如晋阳城被破,那么吕将军当是大功一件,过后定当嘉奖!”
 
    “多谢将军!”
 
    这事儿便这么决定了下来,马超是拍板儿说定了。就按照吕威璜所说的去实施。至于结果吗,呵呵。应该会是很有意思吧。在马超和郭嘉看来。应该就是如此。至于赵云,虽然不像马超和郭嘉想得那么多,但是也觉得这事儿不简单。但是最后会如何,那么到时便知了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马超的大帐,之前是那一番景象,而在高干的州牧府中。则是另一派景象。
 
    高干看着此时属下的状态,他是眉头一皱,随即说道:“各位莫不是以为我军已经战胜了凉州军不成?”
 
    一干属下怎么也没有想到,自己这州牧能说出这么一句来。其中有一人则问道:“不知州牧这是何意?”
 
    高干猛得一拍桌案,喝道:“你看看你们,难道你们还不知,我们晋阳如今可是被凉州军四面包围,而凉州军已经攻城两次,难道你们忘了不成?如此来看,感觉你们倒像是大败了凉州军,而在城内庆祝!”
 
    高干真是不想说他们什么,按道理来说,这个时候轻松一些肯定是好的。但是这些人,守住了凉州军两次进攻,就把他们给得瑟成这样,要真是大败了凉州军的话,还不一定成什么样儿了呢。估计到时候晋阳城就装不下他们了吧,如今这个时候,紧张和轻松都是要的,但是这样的状态,肯定是不行。不要忘了,是己方被人家给包围了,而不是人家被己方包围了。
 
    高干的几个属下明白了自己州牧的意思,人家说居安思危,居安思危,是啊,居安都知道思危呢,更何况如今自己这晋阳根本就不安宁。所以真正该如何,他们却还是都明白的。
 
    他们也知道,自己州牧说得没错。自己几人怎么能见到己方士卒打退了凉州军两次,就如此放松失态了呢,这根本就是不对的,是错误的。这样儿下去的话,可真是太危险了,可不是吗。就这种状态,还谈何去对敌啊。
 
    看到几人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。高干他从心里还是比较欣慰的。是,人不怕犯错,但是错了认识不到,认识到了却不知道改,这些才是最让人头疼的。但是自己几人属下还算可以,知道去改,还有救,有救。
 
    之前那个属下是再次出言说道:“州牧所说不错,亏得州牧如此,我等险些是误了大事!我等之前确实是有些得意忘形了,还请州牧原谅我等之失!”
 
    几人也都和高干认错,高干点点头,心说还可以,如此咱们才能对付得了凉州军啊。要不咱们拿什么去和人家抗衡,光靠着并州军士卒吗。绝对不够,还得有你们才行,一个人的力量都不能少了!
 
    “不错,你们能认识到自己的不对之处,说明我今日之话没有白说。好了,都赶紧回去休息吧,等明日,也许凉州军会更为激烈地进攻,倒是还要靠各位出力呢!”
 
    “诺!我等谨记州牧之言!”
 
    众人是异口同声,然后便相继告退了。因为自己州牧说得不错,自己等人还得好好歇息才是啊,毕竟对付凉州军,是少不得真刀真枪地对战的。(未完待续。。)
------------
 
第六五一章 凉并两军聚龙山
 
    在众人都离开了之后,高干他这才叹了口气。是,就是叹气,而不是松了口气。
 
    在世人看来,自己因为是天下最强势力的诸侯,袁绍袁本初的外甥,所以才做到了如今并州牧这个位置。但是谁又知道,自己能做到如今的位置,那很大程度上也是靠着自己不断努力才能如此的,要不自己什么本事没有,废物一个,哪怕自己是神仙的外甥也是没大用啊。
 
    而世人所看到的只是自己作为一个并州牧的风光,可怎么就没看到如今自己被凉州军所围困在了晋阳,而这个时候要是谁和自己交换一下,自己真都是乐不得如此。
 
    高干觉得自己累了,真的,特别累。本来自己就不是那么喜欢去领兵作战,结果这些日以来,自己是硬着头皮去应对凉州军的激烈进攻,自己还能不累吗,可是从来都没这么累过。当然,以前也没有遇到过像凉州军这么强劲的对手,这个也是没错的。但是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,自己确实是厌倦了这样儿的日子,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过去啊。
 
    高干如今就是心累,而身体也累,他是彻底身心疲惫了。要说高干他真还没赵云的年纪大呢,但是这个时候就已经是如此感觉,所以也不知道应该是如何说他。就像有的人就是天生为沙场而生的一样,而有的人其实就不适合去当一个武将,更不适合在沙场征战。而高干应该就算是后者吧,要不他能如此吗。这个不是一日两日才这样儿的,那是日积月累才会如此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一日后,高干继续是在城头亲自指挥着士卒和凉州军展开攻防战。但是今日,凉州军就冲锋了一阵,然后马上就鸣金收兵了,把高干给整得是莫名其妙的。真的,他也不知道为何,怎么今日这凉州军和自己所预想得不太一样啊,难道说这是要……
 
    这个时候他们只是要麻痹自己。然后等到晚上的时候,再对晋阳城发起进攻?高干心中清楚,也听过不少,凉州军很多时候,就是喜欢趁夜攻城,然后还别说,总是能收到奇效。不过此时高干则在心中冷笑,如果你们凉州军是打得如此如意算盘的话,那可真就是大错特错了。如今己方的战力确实是不如你们凉州军,这个自己也承认。但是己方却并不惧什么夜战。
 
    对。己方又不是没如此过。不要拿己方并州军和你们凉州军以前所遇到的那些废物相提并论!完了,在高干的眼里来看,之前凉州军的对手都成废物了。这要是让益州军的士卒知道如高干是如此评价他们的,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直接把高干给灭了。毕竟谁爱听人家说自己是废物啊。而且益州军真是废物吗?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到了晚上,结果高干却是没等来凉州军,反而却是等来了一位故人。
 
    夜晚,士卒前来禀报,高干一看,赶紧问道:“莫非是凉州军来攻城了?”
 
    不过他转念一想,不可能啊。真要是如此的话,这晋阳城不可能是没什么大动静啊。至少号角声和战鼓声自己应该还是能听见的,是凉州军攻城的话。他们不可能不这样儿,默不作声来攻城?怎么可能!
 
    果然,就听士卒禀报,“回州牧,不。不是,是吕将军回来了!”
 
    高干一听,什么?吕将军回来了?能让士卒这么称呼的人,一共只有三个人。分别就是吕旷和吕翔兄弟两人,还有就是那个叛徒吕威璜了。不过吕氏兄弟并不在并州,并且士卒说回来了,那么说得肯定就是那个叛徒吕威璜。他来做什么?高干也很是疑惑,难道他这是要……
 
    “让他进来,不过,尽量不要引起其他人注意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虽然这个时候已经是很晚了,但是高干还是准备见一见吕威璜。他此时心说,吕威璜啊,吕威璜,你个叛徒如今还敢回晋阳?你当真是什么都不惧怕啊,莫非你是有什么任务?还是说……
 
    不过不管是为了什么,自己倒是要好好问问你,为何背叛主公,背叛我并州军?
 
    对高干他来说,吕威璜来做什么的不重要,重要的是自己要赶紧见见他,之后就什么都知道了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过了一会儿后,吕威璜来见高干,此时的屋中,就只有他们两个人,没有其他人在。
 
    说实话,要说吕威璜这个时候,他最不想面对的人,绝对就是高干。为什么,还不就是因为,自己投了敌了。无论自己是有千百种理由,投敌就是投敌了,这个是事实啊。所以他确实是无颜去面对自己这个州牧,确实是自己辜负了州牧对自己的信任。
 
    是啊,高干他要不是相信自己,能把那么重要的一个雁门郡交给自己守御吗。可结果呢,结果就是自己把雁门给丢了,然后自己还投靠了敌人,直到如今……
 
    说实话,虽然吕威璜的主公是袁绍,这个没错。但是也有一点,那就是,对吕威璜来说,高干的话绝对是比袁绍这个主公还顶用,这个也是真的。
 
    而吕威璜其人真是受高干的看重,重用,可以说是受了他的知遇之恩。结果还没等他想报答什么呢,他自己倒是先投敌了。所以吕威璜还真是不好意思啊,你说自己不思报答,反而却是……
 
    于是这个时候,出现了一个比较奇怪的场景。那就是吕威璜进了屋中后,是低着头,不好意思看高干,当然更不可能说什么了。至于高干呢,他则是在想,自己应该是怎么问吕威璜。结果一时间,两人是各有各的想法,是谁也没先开口。
 
    到了最后,还是高干先开口了,毕竟这谁也不说话,这算是个什么事儿啊。
 
    “吕威璜,你说,为何要背叛我军、背叛主公?”
 
    要说这话也是在吕威璜的意料之中,要说自己这个州牧,他要是对自己没有意见,那绝对不可能。不过这个时候没直接让人给自己轰出去就算是不错了,真的,吕威璜都明白。
 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标签云